王石:苦难经历是笔宝贵财富 褚时健精神让我振奋

商人 王石:40年的改变

文/王石

1999年,48岁的我辞去万科总经理之时,还面临着很多精神上的困惑。

对我而言,那是不同寻常的一年。经历了16年的创业生活后,万科已成为房地产业上市公司中的第一名;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又让我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为了给新的总经理和他的团队留出成长空间,我有意识地疏远,开始频繁地登雪山;从中城联盟开始,我的一部分时间和精力放在了万科之外,开始从事各种社会活动。

回想起来,之后的那几年我实际在解决一个自己的问题:是不是要一辈子做企业?而内心更深的疑问是: 商人对社会有价值吗?价值是什么?

改革大潮中的商人角色

从商以后,第一次扭转我对商人 暴发户 唯利是图 等不良印象的,是日本企业的产品。1984年万科开始进口日本摄录像器材,我接触到索尼、松下等公司对产品和售后服务的态度后,对它们产生了发自内心的尊重。

后来有一次,我自己的一台在日本购买的数码相机不小心被海浪浸湿,返回日本原厂维修。得到的反馈是,维修费和新买一台的价格差不多。我决定买一台新的,但日本厂家的维修师傅却建议我修,说每台机器都有它自己的生命。相机坏了,就好比一个人生病,你治好它,生命就得以延续。当然也可以重新买一台,但那是另一个生命了。

我立刻同意修,他们视产品如生命的姿态和精神,深深震撼了我。

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前的那段时间,人们有一种改革会中断的担心,不知道经济特区将往哪儿走。之后越来越明确了,就是搞市场经济。之后,我又看到中国改革大潮中,商人阶层扮演的角色变得略微重要,而我所做的这些事,不管喜欢不喜欢,确实是在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1998年末,我和胡葆森、冯仑在亚布力滑雪。当时我已决定辞去总经理的职务,他们两人也知道。他们就给我提议,意思是你辞去总经理之后有大把时间,能不能成立一个行业组织,把万科的经验带到其他企业当中。这是中城联盟的源起。

1999年12月2日,中城联盟正式成立。实际上,这个联盟所联合起来的,是一些城市化、规范化、对自己有要求的房地产公司。当时房地产业发展很快,有很多不正之风。成立这个组织,有几个目的:第一,提出要做有良心的发展商,自我规范;第二,提出要互助,因为很多企业在发展中遇到困难,比如需要贷款的时候贷不到;第三,提出联合互补,比如一个项目比较大,一家做不下来,就大家联手一起做。

对我和万科来说,当时是抱着为社会做贡献的态度来参与的。我是第一任轮值主席,时任《万科》周刊主编单小海是中城联盟的第一任秘书长。

(责任编辑:凤凰棋牌)

本文地址:/ertong/20200629/8082.html

上一篇:人民日报海外版:ECFA对台湾经济发展有益

下一篇:华为首次境内发债融资:7000亿家底 任正非持股1.1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字段已标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