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证券邵宇:自贸区的核心就是投资和金融的自由化

邵宇:自贸区金融开放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特约作者丨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邵宇

近日上海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这不是简单的自贸试验区空间的扩大,也不是简单的自贸试验区政策的平移,而是要在更宽领域、更高层次、以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实施制度创新。决策者提出对标国际上公认的竞争力最强的自由贸易区,实施具有较强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开放政策和制度,实行有差别的探索,进行更大的风险压力测试,建设更具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打造产城融合、开放创新、智慧生态、宜业宜居的现代化新城。

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将不再局限于便利的措施、通关的快速便捷等,新片区的开放水平将更高,包括对准入的大范围开放,资金、资本账户的开放,以及人员进出的高度开放。这将是自由贸易区真正意义上的全面开放的概念,最终形成投资经营便利、货物自由进出、资金流动便利、运输高度开放、人员自由执业、信息快捷联通的自由贸易港。

我们认为新片区的突破可能集中于几个方面。首先是呼应各个自由贸易协议的进展:自贸区发展短期应当与RECP规则兼容,中期与中日韩一体化自贸区和中欧双边投资协议框架兼容,最终目标是实现高标准的三零,即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并获得主流国家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因此要减少产业保护政策,减少障碍壁垒;开放当前限制领域的市场进入;提高透明度、监管环境的可预测性与公平性。考虑到全球贸易摩擦和全球化逆流,未来全球可能会形成g1和g-1的产业链结构,要尽量留住非美市场的其余全球产能布局于中国尤其是自贸区。

金融开放方面,由于整体金融开放的加速,自贸区应会争取国内大型银行的理财子公司落户自贸区,同时争取全球大型财富管理机构落户自贸区,规范并引导海外上市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和金融科技企业回归自贸区金融要素市场。同时,吸收一带一路的优质企业和机构在自贸区聚集和进行金融运作。与此配套,自贸区应当要实行更大力度的资本账户开放,允许中长期资金自由进入区内,区内要形成足够量级的人民币和多种外币的资产池,例如发行长三角一体化的多币种市政债券向全球投资者募集,同时对短期资本流动施加规则公开透明的逆周期管理措施,进行压力测试。可以考虑布局与香港不同的离岸金融市场,尤其是优化人民币的离岸价格决定机制。

笔者曾经强调自贸区和自由港的核心就是:投资和金融的自由化。投资方面是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非禁即入,除了负面清单规定不能干的,其他都可以干,这特别针对的是服务业——金融服务、航运服务、商贸服务、专业服务、社会服务、文化服务,六大领域全部开放。实践证明,不管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凡是对外开放比较彻底、积极参与全球资源竞合的领域,都会发展较好、竞争力变强。因此自贸区内投资会大部分实行备案制,取消外资持股比例或经营范围等诸多限制。船舶运输、资信调查、融资租赁、检测维修、演出经纪、电信增值、娱乐文化、教育培训、医疗保健等众多现代生产型和生活型服务性行业,都将对内外资实施公平的准入标准,欢迎国内民营资本和海外直接投资。

(责任编辑:凤凰棋牌)

本文地址:/shishang/20200629/8141.html

上一篇:证券法修订草案审议5大焦点 注册制为 重中之重

下一篇:海关总署谈中美贸易额下降:全球仍看好中国市场潜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字段已标记 *